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夜雨

难忘过去时光(日志均为原创)

 
 
 

日志

 
 

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2010-12-08 19:31:17|  分类: 夜读通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吕伯奢其人,我们就会想到曹操的猜忌和残忍,《三国演义》第四回“废汉帝陈留践位,谋董贼孟德献刀”写道:
“操与宫久坐,忽闻庄后有磨刀之声。操曰:‘吕伯奢非吾至亲,此去可疑,当窃听之。’二人潜步入草堂后,但闻人语曰:‘缚而杀之,何如?’操曰:‘是矣!,今若不先下手,必遭擒获。’遂与陈宫拔剑直入,不问男女,皆杀之,一连杀死八口。搜至厨下,却见缚一猪欲杀。宫曰:‘孟德心多,误杀好人矣!’急出庄,上马而行。行不到二里,只见伯奢驴鞍前鞒悬酒二凭,手携果菜而来,叫曰:‘贤侄与使君何故便去?’操曰:‘被罪之人,不敢久住。’伯奢曰:‘吾已吩咐家人宰一猪相款,贤侄、使君何憎一宿?速请转骑。’操不顾,策马便行。行不数步,忽拔剑复回,叫伯奢曰:‘此来者何人?’伯奢回头看时,操挥剑砍伯奢于驴下。宫大惊曰:‘适才误耳,今何为也?’操曰:‘伯奢到家,见杀死多人,安肯干休?若率众来追,必遭其祸。’宫曰:‘知而故杀,大不义也。’操曰:‘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毛宗岗在此回评道:“孟德杀伯奢一家,误也可原也;至杀伯奢,则恶极矣!更说出‘宁使我负人,休教人负我’之语。读书者至此,无不诟之,詈之,争欲杀之矣。”作为历史小说,此段描写确实非常成功,那么历史上这段公案到底如何呢?《通鉴》卷五十九记载:
“灵帝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操变易姓名,间行东归,过中牟,为亭长所疑,执诣县。时县已被卓书,唯功曹心知是操,以世方乱,不宜拘天下雄雋,因白令释之。操至陈留,散家财,合兵得五千人。”
此段记载没有关于吕伯奢一案的内容,却有中牟曹操被抓一事,但是中牟县令也不是陈宫,而是没有留下姓名的中牟县功曹救了曹操一命。我们再看《三国志·武帝纪》对于此事的记载:
“卓表太祖为骁骑校尉,欲与计事。太祖乃变易姓名,间行东归。出关,过中牟,为亭长所疑,执诣县,邑中或窃识之,为请得解。卓遂杀太后及弘农王。太祖至陈留,散家财,合义兵,将以诛卓。冬十二月,始起兵于己吾,是岁中平六年也。”
《三国志》的这段记载甚为简略,也没有关于吕伯奢一案的内容。裴松之在此注引了三条史料来弥补不足。三条史料皆为有关吕伯奢一案的内容:
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从吕伯奢一案看信史的消亡 - 寒江夜雨 - 寒江夜雨的博客
第一条、《魏书》曰:“太祖以卓终必覆败,遂不就拜,逃归乡里。从数骑过故人成皋吕伯奢;伯奢不在,其子与宾客共劫太祖,取马及物,太祖手刃击杀数人。”
第二条、《世语》曰:“太祖过伯奢。伯奢出行,五子皆在,备宾主礼。太祖自以背卓命,疑其图己,手剑夜杀八人而去。”
第三条、孙盛《杂记》曰:“太祖闻其食器声,以为图己,遂夜杀之。既而凄怆曰:‘宁我负人,毋人负我!’遂行。
以此我们可以确定吕伯奢一案确实存在,因为王忱的《魏书》是站在曹魏的立场上修史的,虽然极力美化曹操,但是并没有回避吕伯奢一案。陈寿对此事的态度如何呢?后两条史料比陈寿《三国志》出现的晚,所以陈寿不可能采用。但是王忱的《魏书》却是陈寿著《三国志》的重要史料来源,陈寿为何没有采用呢?我们来分析一下第一条史料:在王忱的《魏书》中,曹操杀吕伯奢家人是因为吕伯奢的儿子和宾客要抢劫曹操的马匹和物品,曹操完全是正当防卫。但是,这儿疑窦丛生:曹操是吕伯奢的故旧,其子不可能不知道;曹操并非孤身一人,而是有“数骑”跟随;曹操匆忙出逃,不可能随身带很多贵重物品。吕伯奢之子与宾客怎么会贸然抢劫曹操的东西呢?王忱的《魏书》是官修史书,对曹操极尽溢美之词,我想陈寿也觉得王忱《魏书》这段记载不合情理,但是曹操杀吕伯奢家人又是史实,就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对陈寿的评价,历来不一。《晋书·陈寿传》一方面说陈寿不屈从于宦官黄皓,“时人称其善叙事,有良史之才”;但是又记载陈寿向丁仪、丁廙的儿子索要千斛米作为为其父作传的条件,遭到拒绝,陈寿“竟不为立传”。陈寿的父亲曾任马谡的参军,因街亭失守而受髡刑,陈寿在《诸葛亮传》中说“亮将略非长,无应敌之才”,又说诸葛亮之子诸葛瞻“惟工书,名过其实”。当然后人多有指出《晋书·陈寿传》不实之处。但是陈寿虽为私人修史,受政治影响而颇有顾忌却是不争的事实,如以魏为正统,曹魏的皇帝为本纪,蜀汉和吴的皇帝为传,对曹操和司马氏颇多溢美之词和回避之处。《晋书·陈寿传》也只是说陈寿“善叙事”而已,作为伟大的史学家,应具备三个条件:史识、史德、史才,而史德更为重要,需要不畏权贵、不惜牺牲生命来捍卫历史之真实的崇高风格!
三代时期,中国史官恪守职业道德,秉笔直书,“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秦汉以后,随着专制主义加强,皇权对文化的控制包括对修史的控制越来越强化,官修史书充分体现了这一点,私人修史也只差强人意了,唯一太史公可以当之。明清以来,历史已不堪去读!
信史消亡矣!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